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2 什么玩意儿
    杰西卡倒没让扎克等多久,格兰德正式开业的时候人就来了,带着业务。

    办公室里,这位地狱之主坐在扎克对面,“最便宜的墓,最便宜的棺木,最便宜的流程。”

    昨夜被加尔文·冈格罗进食的恶魔契约者,死了。是谋杀,当恶魔契约无法再归属被完全体吸血鬼‘亵渎’的灵魂后,恶魔们,决定不再供养这个对恶魔毫无作用的人类。于是,送他上路了。

    现在,杰西卡是来给这个已经死掉的家伙安排后事的。

    扎克的感受?扎克没有感受。人类身处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生物矛盾的正中心,吸血鬼要人类的身体,圣主信仰要人类的灵魂。但凡这两方中间发生点儿什么,别侥幸,最倒霉的绝对是人类!

    “你的诉求真的是便宜的话,去艾伦殡葬火葬,不,随便找个地方烧了就是。”扎克知道‘来着不善’,“不用特意来我这里表态,恶心我。”

    这当然是表态,还表的很清楚——如果完全体的吸血鬼要随便进食人类,预定灵魂去炼狱,圣主信仰,至少杰西卡所代表的地狱方,不会惯着。这世界上少一个能去地狱的灵魂,我就让这世界上少一个活着的人。如此简单。

    杰西卡面露微笑,“以你我经历了这么多的感情,在背后放话才是恶心你吧~我就要来你面前说~”

    扎克木然的安静一会儿,杰西卡说的没错。加尔文是冈格罗氏祖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这家伙在巴顿不守规矩的乱进食了一个恶魔方的人,大家早晚会知道这件事。

    要是杰西卡真的一声不响的处理了不再有用的恶魔契约者而没有来和扎克面对面,那外面关于巴顿恶魔和托瑞多关系的猜测鬼知道变成什么样。杰西卡带着葬礼亲自来,才是正确做法——让外界所有人都能明确的收到一个信号:恶魔和托瑞多在合力处理这件事!轮不到外面的有心人胡乱发挥!

    明白这一点扎克撇一眼杰西卡的微笑,“那你也别摆一副笑脸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扎克和自己的认知一致了,杰西卡也干脆,笑脸一收,抬手揉着自己的腮帮子,居然开始抱怨,“这一路过来笑的我脸都快抽筋了。”

    当然是为了不给有意窥探的人发挥的机会!扎克知道杰西卡这是在帮自己,“难为你了。”手里的动作也快,递了格兰德墓地手册给杰西卡,“你真要便宜的话,就是北园的墓了。”

    杰西卡接过扎克递过来的手册,看了一眼实地的照片,点头同意了,“我想要的就是北园的墓。身为恶魔契约者,明明知道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存在’,居然没本事保护自己的灵魂,啧,这就是罪。”

    扎克也没什么好否认的,只想提醒一下,“无论如何你们杀了一个巴顿人类,你有想好怎么应对其它麻烦了吗?”

    其它麻烦?呵呵,最近詹姆士·兰斯可是看恶魔非常不爽呢。更别说还有个早就不满恶魔不受自己控制的巴顿市长。

    “想好了。”杰西卡一摆手,“恶魔契约者身边的人都是我的人,所以我这方面没一点儿担忧,有人要硬找我麻烦的话,我就说人是格兰德里的那位弄死的,该找谁找谁。”

    扎克手上在给杰西卡找棺木照片,找了副便宜货,撇着嘴丢到杰西卡面前,“你这是明目张胆的嫁祸。”

    “又不是嫁祸你,嫁的是你的新客人。怎么?我是太长时间没‘看你的故事’,错过了什么吗?你和你的新客人是什么挚交么,他的祸就是你的祸?”杰西卡没忘看一眼棺木照片,“这也太丑了,换一个。”

    这话就说的太没水平了,扎克:“他是吸血鬼。恶魔惹出的祸是你的祸,吸血鬼惹出的祸就是我的祸。”也没忘回应杰西卡对棺木的评价,“最便宜的就这个,爱要不要。”

    杰西卡要了,接着,“流程中祝祷的那一套也都省了吧,已经去炼狱的灵魂不配接受圣主信仰的祝福。”算是把她刚来时,对葬礼提的三点诉求全说完,接下来,就全是正事了,“然后,你错了,最近的事情证明了一件事,有些事,真的就用不着我们去管。”很认真的看着扎克。

    扎克皱了下眉,其实是明白杰西卡什么意思的。没错,说的就是詹姆士·兰斯最近疯狂抓灰色职业者的事。

    这个世界的因果报应,已经乱套了,不是么。

    恶魔返回地狱,容器恢复意识,不顾后果的犯下罪行,恶魔返回,把烂摊子丢给一帮不知道异族存在的灰色职业者,最后的结果是詹姆士天天加班抓一帮跑腿的??

    看扎克思考,杰西卡的视线飘远了一些,她应该已经注意到办公室窗外的生活区方向,某个站在吸血鬼顶端的生物在看向这边。但杰西卡没有示弱——完全体的吸血鬼啊,对灵魂异族,零克制力哦。杰西卡的视线直直的看回去,话,是对扎克说的,“冈格罗本就喜欢给吸血鬼族群制造麻烦,四个世纪前战争这样,四个世纪后的现在,看起来还是这样。为什么为替他们檫屁股,你很喜欢做这种事吗?”

    首先,扎克并不意外冈格罗的身份已经传出去了,恶魔作为巴顿人口数量第一的异族群体,这点儿情报能力,得有。其次,自己在持续的给冈格罗檫屁股扎克自己不知道?

    但现在问题这个冈格罗充分的知道扎克‘喜欢’给自己檫屁股,讹上扎克了!扎克摇摇头,“这件事和詹姆士去抓灰色职业者不同,你不在乎那些恶魔容器做了什么,也不在乎那些灰色职业者。但我在乎这城市里发生的一切——这城市的警察是在我的教导下分辨是非的,这城市的市长是因为我而日日衡量市民中的人和非人的。这锅我推不掉。”

    杰西卡看向生活区的视线收回,直接一个白眼,“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走这种责任感人设的?你之前最喜欢的不是把选择权交给别人,以及制定双发都要承担责任的协议吗?美名为绅士,其实就是出事时脱离责任手段。怎么,现在转性了?”

    扎克有点儿惊讶,“我以前在你眼中是这样的?”

    “你不是吗?你别忘了我现在还被你最初的共存协议束缚,哼,如果不是为了遵守你的协议,我的恶魔契约者不能是巴顿中上层社会的人,只能选那些社会底层人,不然用不着半夜凌晨在外面乱晃,被你的新客人进食,失去灵魂归属。”

    扎克……啾起了嘴,“我把选择权交给别人是我不去傲慢的决定别人的命运。至于我喜欢制定协议,是为了双方的尊重。我是绅士是因为我尊重对方,不是避责,我在巴顿负起的责任还不够多么?”扎克是真的有点儿伤感。

    杰西卡一摆手,翻了小小的白眼,“随便了,我们也不用交心,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我是管不了你的。。”随即,“这事情不会完,巴顿的警察和执政者终究是旁支末叶,重要的是我们——就算是我们一起处理了这场葬礼,这件事也会变成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终极矛盾的典型。现在,在这里,在巴顿,是我们的关系让这件事能够平静的过去。在其它时间其它地点,这事情都不会有好结果。”

    这一点扎克同意,“现在是你给出真正建议的时候。”希望杰西卡真诚点儿,至少不吐槽扎克的人格。

    “我听说你的凡卓女朋友去西部……”

    “安娜贝尔不是我的凡卓女朋友。”扎克很无语。就算是杰西卡太长时间没关注过格兰德内部的事情,也不能乱说啊。

    杰西卡撇了眼扎克,却很坚持——“托瑞多的凡卓女朋友。”换了个说法,奇妙的说法,“去西部雷厉风行的集结了原来隐秘联盟的遗孤,急速扩张……”

    “你等等。”扎克必须要打断,“你听谁说的?”扎克不记得安娜贝尔走的时候格兰德有广而告之!杰西卡怎么会知道扎克给安娜贝尔定的复兴路线就是收拢隐秘联盟遗孤?

    杰西卡张开手掌,“整个地狱的恶魔,都在我手里。”握起,“西部还有很多宗教学院。以及,你曾经的好邻居,研究信仰归属的康斯坦丁神父。”

    扎克撇撇嘴,示意杰西卡继续。

    “用凡卓的血收拢隐秘联盟遗孤这一步走的不错,以前的隐秘联盟身边有战斗氏族布鲁赫保,在西部的安娜贝尔·凡卓,有隐秘联盟全员保。”杰西卡放缓了语速,“但真正让凡卓的势力急速扩张的,不是那些隐秘联盟遗孤,而是你们托瑞多氏族送给安娜贝尔的后裔备选——那些深谙人心、社会规则,精于算计、推动时代发展的托瑞多后裔备选。”

    这位地狱之主,连扎克把托瑞多后裔名单给安娜贝尔这件事,都知道了。呵呵。

    不过……这些和现在两人讨论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关系在这里——

    杰西卡,“你不要抵触我说凡卓是托瑞多的女朋友,你这什么都给她的行为就是对女朋友的样子,别和我争辩。我们也不该浪费时间在这种东西上,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托瑞多给凡卓的那些后裔备选,现在都还没成为凡卓,但他们已经在准备了,他们在稳定的制造小白活尸。”

    扎克没什么表情,因为这是可以预期到的。扎克已经给安娜贝尔准备了后裔,但安娜贝尔自己也清楚她不能一去西部就开始制造后裔——凡卓全员完全体。复兴凡卓氏族前的准备,是必须的,而这准备,就是小白活尸。

    扎克看了眼杰西卡,“我依然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们吸血鬼解决完全体的两个方案,你代表的巫师鬼,凡卓代表的活尸灵魂共生。哼。”杰西卡哼了一声,意义不明,“凡卓走在前面了。看安娜贝尔的一系列流水操作,真的比你这里的巫师鬼要方便、快捷。”确实,扎克这边的要求是两个不同信仰体系的生物达成永生绑定的共识,活尸?只需要一个无知的人类,就准备就绪,“弄个活尸,给你新客人贴上。”看一眼生活区,“问题解决了。”

    这就是杰西卡的建议,够真诚,真诚到先铺陈了一下,没有直接贬低扎克的巫师鬼解决方案,客观的摆在那里让扎克自己比较。

    扎克张了嘴,刚想说话……

    杰西卡看着一捧鲜红从扎克的嘴里喷吐而出,没有丝毫犹豫的后撤。

    当喷洒的血珠碰染上办公桌、椅子、地面的时候,杰西卡正飘在办公室的角落,抹掉依然沾染上她连的鲜红,仿佛灼烧兹拉声响被同时抹去。地狱之主的脸在迅速愈合的同时“托瑞多。”没有语气,“你想刺杀我么。”

    扎克前靠着桌面,眨眨眼,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鲜红,再次张嘴,准备说话……

    吸血鬼身体中的血流,猛然的再次逆流,扎克只来得及按向胸口,鲜红从吸血鬼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中爆出!人形的血雾,在格兰德的办公室里绽开!

    杰西卡看着血雾爆发,身体已经穿墙的退出了格兰德之外,脸色倒是依然平静,感受着墙另一边被阻隔的吸血鬼之血。

    杰西卡倒是想追究扎克到底怎么回事。但,进不去。

    三分钟后,杰西卡站在格兰德的后廊上,看着加尔文从格兰德出来,“他怎么回事。”杰西卡对加尔文这个浪费了一个恶魔契约者的冈格罗没什么好感。但杰西卡不太愿意在刚才之后随意靠近扎克,只有问能在吸血鬼暴血这种诡异情况下依然敢过来‘凑热闹’的加尔文。

    “说是感觉又要吐血的时候不想误伤你,用了控血技巧想控制血流,然后谁知道那些血铁了心的想离开他的身体,于是,爆了。”加尔文只是在复述扎克的话而已。

    杰西卡皱着眉,“什么玩意儿?”

    “恩,我也是这么说的,‘什么玩意儿’?”加尔文歪了下头,回生活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