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女帝归来
    “你好,李小姐?你真是美丽的无与伦比。希望接下来我们的合作能够愉快。我需要知道一些你的身体数据,你的神兵是什么?你不用神兵的时候可以用神魂做到什么事情?我们需要观察你在交互元气时的一些变化……还需要你配合做一些实验……”

    “身体数据?观察?”

    直到李元竹到了研究院,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才有些愕然。

    哪怕以李元竹的淡然,目光中也有些许愠怒。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来被人研究的。

    面前的大鼻子鬼佬可没察觉她的愠怒,口中仍然不断说着“仪器”“尝试”“观察”等等让李元竹感官不好的话语。

    换个人恐怕就直接发飙了,不过李元竹到底心思比其他人平和的多,也知道这次研究关系不小,最后也没有发作。

    扭头看看身后魂飞天外的林月,李元竹苦笑一声。

    ……

    “哦?没发作?”任八千闻言笑了笑,在意料之中。

    李元竹这人大局观极好,不过也正是这点束缚了她。

    只要是为人族,哪怕有点冒犯与为难,她也会忍耐下来。

    当然,不能过分。

    任八千早就确认过,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人挺好欺负的。

    真的。

    只要站在大义的角度上,对方大多不会拒绝。

    任八千喜欢这种人。从某些角度来说,这种人比女帝好打交道多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那样,不过就他个人的位置来说,还是女帝更好一些。

    女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善恶不定,很多时候都凭喜好行事,但对喜欢的人颇为包容,典型的帮亲不帮理。而李元竹这种人就算有喜欢的人,若是与她心中的大义有冲突,恐怕也会挥刀斩情。

    这也是这天下绝顶的两个女子的不同之处。

    而且研究只是观察她交互元气,气血转换,凝练的神兵这些,并不会对她过于冒犯。

    所以任八千并不担心。

    让人退下去,任八千算了算女帝的行程,应该快回来了。

    六万大山固然广阔,若女帝孤身返回的话,从空中直接穿行,速度倒是极快。

    正如他所想,第二天便传回女帝出现在阿清谷。

    实在是在六万大山中想要找到一处地方太不容易,不然女帝十天前就到了。

    这还是发现了空中的飞机,又循着方向找了几日才找到。

    阿清谷的面积并不大,只是一个前哨站,最重要的就是机场和几个仓库。

    一身红衣的女帝出现在这里,打量了一下四周,直奔仓库而去。

    片刻后,阿清谷驻守的所有人都震动了。

    女帝将人都赶走,从仓库里拎着两个酒瓶子晃出来,吨吨吨吨吨干掉一瓶后方才“哈”的一声畅快呼出口气,一脸的满足。

    随后用电台给任八千发话:“给朕准备好酒池!朕回去后就要看到!”

    听到女帝清冷的声音,任八千脸上浮上一抹笑意:“遵旨!”

    当即返回地球,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带回两千多斤二锅头。

    早在之前他就下过禁酒令,尤其严抓粮食酿酒,至于果酒倒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东西无法完全禁止。

    比如二花的大本营,山槐楼,还有城中的几个青楼都有酒水。

    三天后,女帝坐上飞机一路颠簸抖的跟拖拉机似的上了天,女帝一手托腮坐在窗边,倒是没太受到颠簸的影响,看着远处从林中咆哮的巨大凶兽,心中琢磨着应该让人再清理一下周围了。

    之前打通这条航线的时候清理过一遍,六万大山中的凶兽都有领域观念,当一个区域的强大凶兽被清理掉后,一段时间便会有其他凶兽迁移过来,所以得时时清理。

    好像永远都杀不光一样。

    也正因为这点牵扯了南方都护府的大半兵力。

    还没上到高空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一只铁翅鹏闯进了飞机的航线,而且似乎将飞机当成了自己的玩具,先是追了片刻,还有扑击的打算。

    飞机上的射手几枚弓箭射过去都难以将其逼走,射在身上就被那一身灰色羽毛弹开,反倒让其有些愤怒。

    好像人被几只苍蝇骚扰一般,双目中带着丝丝残忍,一直在飞机下方跟着飞机移动。

    若不是飞机的高度超过了它的飞行高度,它恐怕会及时追上来。

    ……

    又过三日,任八千下了朝先回后宫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让人知会二花放学后就回宫,接着与诸位大臣前往城外。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飞机才落入机场。

    女帝第一个从上面跳下来,便见到任八千张开的双臂。

    女帝抱了抱她,感受到那熟悉的味道,顺便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听到他在那痛哼才抬头冷笑:“等朕回去再收拾你!”

    耳朵贼尖,转过身还能听到任八千在身后嘀咕“属狗的”,差点转身再给他一口。

    “都不用多礼了!”女帝冲着众人微微额首,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众人辅佐任八千做的倒是不错,让她颇为满意。

    “有话回宫再说。”女帝淡淡道。

    “是!”众人有些好奇的偷眼看女帝,不知道女帝如今到了什么地步了,只能感觉到她身上气息如同大海一样难以揣测。

    外面是几辆加长轿车和一溜各种车辆,如今大耀可不仅仅是拖拉机和卡车了。

    轿车与越野车都有,不过都没正式发行,基本上都被任八千从实验室要出来后赏给诸人。

    这东西看着珍贵,都是试验型号,用来赏赐反而惠而不费。

    “这个不错!”女帝坐上一辆加长轿车,看到任八千从车载冰箱中拿出的冰镇果酒,眼前顿时一亮。

    “朕的酒池,准备好了么?”

    “当然,陛下的吩咐怎么可能马虎?”任八千抱了抱女帝,得到的回应是一个长的让人窒息的吻。

    然后又在他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差点撕下一块皮来。

    “你果然是属狗的!”任八千气急,这就是打不过她……

    “听说你沉迷青楼,连二花都疏于管教?”女帝眼角飞起,斜着眼睛看他。

    “谁说的?我不打死他!”任八千差点气死,不带这么诽谤人的!

    “恼羞成怒?你这胆子倒是大了!”女帝笑的让任八千心里瘆得慌。

    “恼羞成怒什么?我劳心劳力好几年,没功劳也有苦劳,竟然还有人诽谤我?”任八千气道。

    “呵!”女帝笑的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