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妖孽仙皇在都市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造化之变,六芒星!
    “师兄当然要疼师妹,这世上只有师兄和师父对师妹你才是真心的。其余的人,都不用理会!”

    神秘青年一脸柔情地望着裴安琪。

    随后,他带着憎怒盯着裴元基,冷冷道,“本来我早该杀了你,但安琪师妹心地善良,说过去的事不愿计较,放过你一次。可惜,你并不知道悔改!”

    “你们……你们究竟什么人?”裴元基道,“储圣榜上没你们的名字,为何你们的实力会这么强?”

    “储圣榜?”神秘青年闻言,嗤笑道,“那个榜单,只是用来混淆视听的而已,真正有资格争夺圣位的天才,往往都是不显露山水,不留真名,暗中蛰伏,等待入世时机!”

    “你是说,储圣榜第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裴元基内心震动,只感觉耸人听闻。

    他身为大罗皇室第一天才,一直把储圣榜看得比什么都重,为了冲上名次,汲汲营营。

    但现在神秘青年却告诉他,那个榜单没什么用,真正的天才都不屑上榜?

    “那个第一,也勉勉强强有些本事,但肯定不是最强那一批人就是了!”神秘青年道。

    “这……”裴元基意识到不妙,转而向裴安琪求饶道,“好妹妹,放过我这一次,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对你唯命是从,可以支持你成为大罗女皇!”

    “唉,大哥,我已经忍你够久的了。这一次,真的不能再放过你,安心上路吧!”裴安琪叹道。

    裴元基闻言,神色一寒,忽然纵身跃起,试图破空遁逃。

    “还想逃?”神秘青年冷笑,就要出手。

    但在这时,天际一只巨大手掌探出,直接将裴元基拍成血雾,裴元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这股力量……师父?”神秘青年和裴安琪神色微变,立刻朝着天空一拜。

    “师父,您怎么来了?”

    哗!

    一道神光从天而降,在两人面前化为一名道姑模样的女子。

    “对付一个裴元基都浪费这么多时间,越来越不知轻重!”道姑训责道,“你们该知道,在这关键时刻,时间有多重要!”

    “师父,你太着急了,我们现在也没什么事做!”神秘青年不以为然道,“造化之变一时半会不会出现,我们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完全了!”

    “不,五芒星已经有所感应,造化之变会提前出现,说不定就在近期,就在明天也不无可能!”道姑道。

    “什么?”神秘青年和裴安琪皆是惊道,“这么突然?”

    “嗯,五芒星感应不会出错,造化之变会出现最后一芒星。六芒星重合的力量,能让逸宇你轻易跨越圣境,而且会是最强圣境!”道姑语气和神色中透着无限向往。

    等待了千万年,六芒星终于要重聚,她的复兴大计,终于能够展开。

    “六芒星!”神秘青年白逸宇亦是露出狂热之色。

    裴安琪心中思绪百转,忽然展颜笑道:“恭喜师兄,等师兄踏入圣境,立刻就会成为神界的领袖人物。这个时代,都要以师兄为尊!”

    “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去一趟大罗皇室,让大罗皇帝退位给师妹你。那个皇位,裴元基不配,只要师妹你才配!”白逸宇承诺道。

    “嗯,我相信师兄!”裴安琪笑道。

    “安琪,据说你你最近又不安分,闹出很大动静?”道姑忽然道。

    “没有啊?”裴安琪否认。

    “还要骗师父?”道姑板着脸道,“那个萧盟是怎么回事?”

    裴安琪闻言,想了想道:“师父,其实那个萧盟其余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但那个萧尘不简单,或许会成为师兄的劲敌!”

    白逸宇闻言,神色立刻就有些不悦:“师妹,你未免太高估他了吧?”

    “我只是说需要留意他,真正比较起来,肯定还是师兄更厉害!”裴安琪道。

    “这还差不多!”白逸宇笑道,“关于那萧尘,我也听说了不少,有两点令我很在意。第一,他如何降服的冷无泪?”

    说到这,白逸宇看向裴安琪道,“师妹,我好像听说你和萧尘一同进入真灵魔域,在里面发生了很多事。你出后来,宣称在里面遇到一尊圣魔,要求天道盟七名圣老去查探,萧尘却迟迟没有出现,萧盟的人都以为你害死了萧尘?”

    裴安琪闻言,努努嘴道:“师兄,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那什么圣魔肯定是我编造的,我只是在逗他们玩。谁知没人相信我,真是气死我了!”

    “倒真是像你的风格!”白逸宇笑道,“你就喜欢唯恐天下不乱,这么多年了一直改不了。不过天道盟的圣老不是傻子,岂能轻易被你骗到?”

    “唉,那七个老家伙,确实顽固不化,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信!”裴安琪无奈,“当时我跟萧尘在真灵魔域里面中了一个陷阱就分开了,后面他遭遇了什么,又是如何降服冷无泪的,我都不知道!”

    “嗯,或许是另有故事!”白逸宇想了一会,又摇头道,“这个不深究,关于第二点,我很好奇他手里那把剑!”

    “什么剑?”道姑问道。

    “不知道,但极有可能是圣器!”白逸宇道,“他有那把剑在手,兴许真的会成为我的劲敌!”

    “安琪,你跟在萧尘身边也有一段时间,可知道那把剑的来历?”道姑问。

    “只知道叫斩月!”裴安琪道。

    “斩月?”道姑低声念着,忽然神色一怔,“难道是当年那位嗜血狂人所持有的神剑?”

    “嗜血狂人?”白逸宇和裴安琪露出好奇之色。

    “那是一段令人不敢提及的黑暗传说,整个神界差点因为那把剑而颠覆。若真是那把剑,就必须慎重了!”道姑凝声道,“不过那把剑应该是不会认主的,任何持有它的人,都只是它的奴隶。剑为主,人为奴!”

    “剑为主,人为奴?”。

    裴安琪想到了她触碰斩月剑时的情形,差点被吞掉意识,沦为剑奴,幸好萧尘将她拉了回来。

    但为何萧尘能够肆意挥使那把剑,不受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