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妖孽仙皇在都市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皇甫之变!
    “天道玲珑心必是我囊中之物!”

    魔化的皇甫幽若亦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手持魔剑,魔威自发,撼天动地。

    “你,配吗?”

    夏诗韵轻蔑冷笑。

    “试试便知!”

    皇甫幽若魔剑挥舞,扫荡玄黄,无尽剑压如瀑布倾泻,碾向夏诗韵。

    夏诗韵见状,神情冷肃,徒手舞动,气转乾坤,轻松将剑压崩灭,更趁势追击,数道灭杀神术轰向皇甫幽若。

    皇甫幽若顿感压力,手持魔剑应对。

    嘭!嘭!嘭!

    轰!轰!轰!

    两人你来我往,各种神术神光闪耀,魔剑肆虐,怪力碰撞,将这黑色照亮,将这世界崩坏。

    但命运的世界破而不灭,爆了了一层,又有新的一层,始终长存,始终不灭。

    萧尘作壁上观,注视着战斗,但没有任何插手或者担心的意思,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两人之战,越演越烈,好似彼此不共戴天,不杀死对方,便永不停歇。

    “呵!”

    突然,夏诗韵抽身而退,冷笑地望着已经有些许气喘的皇甫幽若,“如果你的实力仅止于此,那你必败无疑!”

    语甫落,夏诗韵周身异光大放,将四颗星辰控于手中。

    “裂星!”

    咔嚓!

    异能施展,四颗星辰开裂,随之引爆,巨大能量顷刻吞灭寰宇。

    皇甫幽若虽是持魔剑豁力抗衡,但仍是力逊一筹。

    彭!

    皇甫幽若娇小的身躯横飞出去,口吐鲜血,身负重伤。

    “不够不够,皇甫幽若,你的天道之体不足与我为敌!”

    夏诗韵胜者之姿,满是奚落嘲弄。

    “她不够,再加上我呢?”

    猝然,又一道绝丽人影突破黑色桎梏,踏入战场。

    这同样是一位脱尘神女,一袭青衣,乱天地芳华,气质空灵,无瑕无垢。

    “江青滟吗?”

    萧尘盯着青衣神女,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江青滟,你也要横插一手?”夏诗韵冷冷地望着江青滟。

    “天道玲珑心过于强势,所以我们需要联手制约你!”江青滟平静道。

    “制约,凭你们能办得到吗?”夏诗韵哂笑,语态之中尽是不屑。

    “四人之中,我的天道之眼最弱,加上皇甫幽若的天道之体,或许依旧胜不了你。但如果是三对一,你还有胜算吗?”

    “三对一?”夏诗韵神色微微一变,首度露出警惕之色。

    “不错,三对一,她也来了!”江青滟神秘一笑。

    “不要废话,天道玲珑心潜能无法估量,速战速决!”

    黑暗之中,有另外一个缥缈的声音响起。

    同样是一名女子,但隐藏黑暗之中,朦朦胧胧,不见真容,声音都如幻听,若隐若现,若虚若实,令人捉摸不透。

    “她是……”

    萧尘目光转动,似乎猜到了这第四人的身份,心中略有差异。

    这四个人,居然有某种联系?

    江青滟、皇甫幽若、神秘女子暂时联盟,联手对付夏诗韵。

    “天道神狱斩!”

    皇甫幽若魔剑凝聚庞大剑压,剑未出,势压天穹。

    “神玄万轮图!”

    江青滟初现神秘图卷,包藏乾坤,演化宇宙,画卷所过之处,虚空崩塌,生机尽灭。

    “灭却箭矢!”

    神秘女子掌心冒出一团黑雷,黑雷变化为箭矢形态,宛若世间最极速、最锋利的矛,贯穿而出。

    三名至强神女,三大至极杀招,此刻同一时间杀向夏诗韵。

    夏诗韵纵使身负天道玲珑心,亦是陷入危险境地,打起了十二分注意。

    “很好,弱者与弱者,确实是该抱团取暖,但当真以为我会怕你们三个?”

    夏诗韵依旧傲气不屈,脚下黑莲绽放禁忌光芒,以一己之力,硬抗三大杀招。

    一场空前神战,如火如荼。

    ……

    命运世界的数年,现世时空只过去了三个月。

    皇甫家族。

    “少棠,你真的决定和小萍一刀两断?”

    一名雍雅的妇人神色复杂地望着安少棠,像是在质问,又像是隐藏着某种异样的心思。

    “瑶瑶,你应该知道,从一开始我就只喜欢你一人,是你非要将萍儿塞给我的。”安少棠道。

    “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小萍还为你生了一个儿子,没有爱情,难道你连一点亲情都不顾念?”皇甫瑶语气变得有些冰冷道。

    “不是我不顾念亲情,只是奇儿和萍儿咎由自取,他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安少棠摇头叹道,“我无能为力,只能这么选择。”

    “好一个无能为力!”皇甫瑶冷笑道,“你就真的这么在乎那个贱丫头?”

    “贱丫头?”安少棠闻言一愣,随后惊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依依?依依为了我们夫妻和睦,心甘情愿受了那么多委屈,我们都欠她的。”

    “呵呵,没有皇甫家族,她现在算什么东西?我还欠她的?”皇甫瑶冷冷道,“皇甫少棠,我只问你,如果我和她,你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谁?”

    安少棠一怔,急道:“瑶瑶,你这是干什么?她是我妹妹,你是我妻子,你们两个并不冲突啊,置什么气?”

    “我跟她,无法共存。当年把她从皇甫家族逼走,不仅仅是萍儿的原因,我也参与了。”皇甫瑶哼道,“我很想知道,在你心目中,究竟是我重要,还是她重要。”

    “你……非要逼我?”安少棠见皇甫瑶蛮不讲理,心中也是涌现出一丝怒意。

    皇甫瑶见状,顿时满脸失望,受打击一般连连退后数步,寒声道:“不用多说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你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后悔!”

    “姐姐,我就说了,他已经不是我们爱的那个皇甫少棠,在他心目中,我们加在一块都不如那个妹妹重要。”一名妇人突兀现身,像是已经偷听了许久,望向安少棠,神色尽是嘲讽。

    “皇甫萍,又是你在无端挑事,推波助澜?”安少棠震怒,“师父给你机会,你仍是不知道悔改?”

    “我呸,他当日羞辱我之仇,我一定会让他百倍偿还!”皇甫萍满是恶毒道,“还有你那个妹妹,我会让她死的很难看!”

    “那我现在就杀了你!”

    安少棠怒喝,再不顾及情面,杀意凛然。

    他没想到一切真如师父所言,皇甫萍丝毫没有悔意,居然还想着报复?

    不可容忍!

    “少棠前辈,好大的威风?”

    骤然,一行人冲入院子,将安少棠团团围住。

    为首者,赫然是两名风度翩翩,但不失威仪的青年。

    “皇甫逸!”

    安少棠认出其中一名青年赫然正是皇甫少主皇甫逸,心中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