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逍遥侯 > 第1461章 纯正的忠心
    在整个强汉朝中,能让李中易放心交予后背的重臣,可谓是屈指可数。

    自河池军兴之后,李云潇追随于李中易的左右,至今长达十余载之久,称得上是资格最老的一批从龙之臣。

    李云潇也从没辜负过李中易的信任,出则为近卫军都指挥使,入则是老李家的大总管,李中易对其的信赖之专,可以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当初,周家和李云潇联姻的时候,周家人大多数都反对这门亲事。

    毕竟,堂堂书香门第的周家嫡女,竟然要嫁给一个猎户出身的粗鄙军汉,还是去做续弦的继室,这实在是有辱周家的门第啊!

    不过,周氏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就冲李云潇曾任老李家的大总管这一点,他未来的前程,绝对不会差。

    果然,在李中易铁腕整肃整个文臣集团之时,周家因为李云潇暗中相护的缘故,不仅未被政治台风扫到,甚至还提升了地位。

    这么一来,周氏当初的选择,成了周家人津津乐道的绝佳联姻的手段。

    李云潇的膝下共有二子,长子李长山今年十七岁,次子李长海今年十五岁。周氏嫁进李家后,对李云潇的两个儿子视若己出,一直关爱有加。

    于是,李云潇也就放心的把家务大权,全都交到了周氏的手中。

    如今,皇上离京之后,李云潇肩膀上的责任,实在是重如泰山,周氏如同解语花一般,善解人意的说:“官人,既然皇上信得过您,您也必定不能辜负了圣恩,好好的把家看住喽。”

    李云潇大起知音之感,他叹息道:“夫人说的极是。皇上一向视我为手足,我岂能不替皇上守好后路?”

    周氏浅浅的一笑,说:“下个月初九,是妾身父亲的生辰,到时候,还望夫君拨冗过去一叙。”

    李云潇毫不迟疑的点头,说:“既然是岳父的生辰,不仅我要去,而且还应该多备厚礼。这么着,就把皇上赏我的那串东珠带去吧?”

    “官人,那串东珠可是极其名贵之物,又是皇上所赐,岂能轻易送人?”面对李云潇的慷慨,周氏反而犹豫了。

    李云潇摆了摆手,笑道:“皇上从来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不妨事的。”他知道周氏的担忧。

    周氏确实有些担心,既然是皇上赏赐的宝贝,拿来送人总有些令人不安之感。

    “这些都是小事。大郎的年纪不小了,我打算送他去少年讲武堂读书习武,不知夫人意下如何?”李云潇的想法很清楚,他们家属于将门之家,他的下一代接班继续当武将,扶保少主才是光耀门庭的正道理。

    “男主外,女主内,官人您只要拿定了主意,妾身自无不从之理。”周氏是个极聪明,且有分寸的女子,说话办事处处占着道理。

    李云潇哈哈一笑,顺势将周氏揽进了怀中,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笑道:“难怪皇上说,家有贤妻,无价之宝。某家能娶你为妻,实在是天大的福分呐……”

    任尔百炼精钢,亦可化作饶指柔,周氏的确是个厉害的女子!

    船行一夜,于第二日午时,顺利的抵达了郑州城外的军用码头。

    郑州知州折御卿和郑州兵马都总管郭孝诚,二人并肩在码头上,恭迎李中易的大驾光临。

    在如今的大汉帝国疆域内,除了京师开封、北京大名府、杭州、扬州,以及西京洛阳之外,此时的郑州算得上是全国范围内的第六大城市了。

    自从晚唐以降,整个汉人的核心经济区,逐渐从长安向东部的平原地区转移。

    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潼关以西的西北地区,经过上千年的农业发展,地力已经日益贫瘠。

    通俗的说,西北的土地上产出的粮食,已经无法支撑起过多的人口生活。

    既然生活不下去了,陕西的人们纷纷向东迁移,来到了大平原的黄河流域。

    李中易不喜欢听官样文章的汇报,他最爱干的事情,便是穿上便服,亲自去集市上走一走,看一看。

    “知郑州军州事,臣折御卿叩见皇上。”

    “郑州兵马都总管,臣郭孝诚叩见皇上。”

    “大家都是自己人,毋须如此多礼。”李中易摆了摆手,示意折御卿和郭孝诚免礼平身。

    折赛花被封为八妃之一的德妃,折御卿又是折赛花的亲哥哥,他勉强算得上是皇帝的小舅子,关系理所当然的近。

    “皇上,臣备了几斤上等的申州绿茶……”托折赛花之福,折御卿也知道李中易喜好喝绿茶的习惯。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难为你费了一番苦心,那朕就笑纳了。”

    几斤茶叶罢了,就算是再怎么难得,又值得几个钱?

    李中易自然不可能驳了折御卿这个准小舅子的面子,含笑收下了他送的茶叶。

    郭孝诚是郭怀的独子,郭怀也是自河池军兴之后,第一个被授予方面之任的重臣,其资历比李云潇还要高不少。

    “皇上,您的右脚曾经受过伤,不能穿普通的鞋。臣亲手做了一双麻布鞋,也不知道合不合脚……”

    郭孝诚的一席话,令李中易大为感动,不由笑容满面。

    如今的李中易,广有四海之疆,什么样的奇珍异宝不可得?

    偏偏,身为武将的郭孝诚,居然亲手替他做了一双麻布鞋,这不是礼轻情谊重,又是什么呢?

    “呵呵,难得你有此孝心,这么好的礼物,朕必须收下。”李中易重重的一掌,拍在郭孝诚的肩上,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折防卿暗中瞥了眼郭孝诚,他心里暗暗一叹,好一个既不显山又不露水,却把忠心表得清清楚楚的郭大郎啊!

    身为天下至尊的李中易,既不缺钱,又不缺地,更不缺美人儿。他十分看重的,肯定是金不换的臣子们的赤胆忠心。

    按照李中易定下的老规矩,郑州并无皇帝的专用行宫,他再次直接入住于兵马都总管府内,把此地当作临时的行宫。

    在行宫里略事休息梳洗之后,李中易领着同样身穿便装的折御卿和郭孝诚二人,晃晃悠悠逛到了大街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