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532章 到底是谁
    和谢显日益严重的担忧心态相对应的,袁夫人和谢母也越发重视萧宝信这一胎。甚至重视都说听了,袁夫人甚至为了免除儿子的后顾之忧,天天要派丫环过问一遍萧宝信的日常起居饮食,什么晨昏定醒,早请安晚问侯,本来谢母就免了,是萧宝信闲来无事总爱溜达,现在更是见一次叮嘱一次不用过来请安。

    萧宝信生生给捧到了高处不胜寒。

    等萧宝信意识到的时候,连谢婉开玩笑都叫她‘阿兄的小祖宗’。

    萧宝信:我不想,我不是,我不愿的。

    不过,都是打趣的话,她过于认真的反驳倒像是不够大气。

    护的就是这么严实。

    萧敬爱出殡,萧宝信索性就借着怀孕没有出席,倒是萧妙容去了,隔天就到了谢家见她。

    郗绍的任命下来了,萧妙容大抵有半个月的时间留在建康,在那之后便要随夫上任了。

    郗家纵使再不乐意也是没办法的事,郗尚书已经摆了好几天的脸色,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就是走的太过匆忙,准备不甚充裕,只邀了几个交好的小娘子到郗府一聚,谁知道还没聚成调任一事便出了变故。

    有御史参了吏部尚书早早泄漏了职位安排,早在圣旨下来几天前就已经有人在传郗绍任临海太守一事。

    聚会是不成了,连郗绍的官职也黄了。

    直接剑指的谢显。

    谢显任职的是尚书仆射,可还兼着半个吏部尚书呢。

    少数御史,包括不少大臣便针对谢显漏露此事有了共识。关键是郗绍的身份,那是谢显的连襟,两娶了萧家两个娘子,谢显又是皇帝近臣心腹,透露个一二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群情汹涌,大有倒谢显之势。

    萧妙容都要吓哭了,只当自己是坏了自家夫君的好事不止,还连累了阿姐、姐夫,当时就跟郗绍招供了。

    在觐见皇后的时候,她曾经在宫里与萧宝信、祖氏提及过此事。

    “……是我的错,当时阿姐还告诉我,没下圣旨的事让我不要多开口……”萧妙容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我错了,三郎,你骂我吧。”

    然后都没等郗绍开口,就嚎啕大哭。

    固然她舍不得建康城,舍不得父母姐妹,不想离开,可是也不是这种不离开啊,她再傻也知道把夫君的前途给搭里了,是夫君心心念念的外任太守啊。

    “都怪——唔唔唔……”

    话没说完,就让郗绍给把嘴捂的严严实实:“噤声!”

    好在萧妙容还知道事情严重,把身边的丫环都给打发出去,就小两口在。

    “这话烂在肚子里,再也不要提,知道吗?!”郗绍低声道:“和任何人都不要说起。”

    萧妙容怯怯地点头。

    “我不是怪你,而是……不一定是从你这里传出去的。至少在你这里,大娘子知道,那祖氏也听到了。在我这边呢,现在想要针对谢家和郗家的人不要太早,真想从源头抓起来也不会是你。”

    “记得,这和你没关系,你也从来没有说过,知道吗?”

    萧妙容哭咧咧,鼻尖都让她搓红了:“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不多嘴了!”

    下定决心,于是后来郗绍屋里多了个锯嘴葫芦,什么闲话还真没传出去过。

    “你就当没这回事,也不是你说的,知道吗?挺起腰杆来,就是将来有谁把脏水泼到你身上,你都要咬紧了不承认。”

    郗绍想了想,有些事不说开了,只怕她一直憋心里憋出病,也让人有机可趁。

    “……这些话不能从你嘴里承认,否则,咱们再没法在郗家立足。我的身份地位,你也该知道……”

    以一个庶子之身在郗家生存并不如何苛刻,可是在你比其他嫡子还要出彩,受到皇帝重用之后,那明里暗里下的绊子就已经不胜枚举。

    这也是他为何一门心思想要外任的根本原因。

    消息漏露还真不一定是萧妙容的错。

    便是,那也是已然发生的,再追究没必要,反而让她自责。所以干脆对着萧妙容就直接把她给摘出来。

    “三娘,记得了吗?这事儿不是你露出去的,并且,你也并不知道!”

    按理来说,萧妙容本就不该知道。

    是他一时得意忘形,饮多了嘴,与她说多了。

    至于唯一的一个外人祖氏,都和郗、谢两家结了儿女亲事,摆在台面上无人不知,她路家得是脑袋让门挤什么样儿才能把这事儿给往外露了?

    直接排除。

    只是他不知道,四房里另一间屋子也几乎是同样的场景重现。

    “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咱家三郎有出息有能耐,我和我家阿嫂显摆显摆——能不能是我给露的啊。”郗尚书的继夫人孙氏哭的梨花带雨,在郗尚书怀里做出深刻的自我反省。

    郗尚书沉声道:

    “这话你给我咽回肚子里,和谁也别说,只当你不知道这事儿。”

    父子俩是一模一样的处理方式。

    这事儿说出去除了徒落埋怨,于事无补,反而令自家人生分了。

    孙氏就听话多了,当时把眼泪一收,乖巧地道:“我都听四郎的。可是,是谁那么缺德——是不是哪个也想当临海太守的,从我……从外头听说了闲话,就给咱们使绊子?”

    “让我知道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瞬间又换成咬牙切齿脸。

    “这是给咱四房长脸的事儿啊。太守啊,多大的官儿啊!”惋惜啊。

    郗尚书表示,看出来不是自家夫人使绊子,她还觉得庶子给她长脸,光宗耀祖呢。

    不过这话就不能细说了,想不让三儿去外任太守的可多了去了,不只盯着这个官职的,还有看谢家不顺眼的,看郗家不顺眼的,并且至少在郗家内部就有不少不乐意让这等好事落在三儿的头上。

    真要从源头上找,太难。

    ……

    谁也想不到的是,隔天在朝堂上永平帝已经将泄露了人事安排的太监揪了出来,并且一连串揪出了原来琅琊王氏安插进后宫的钉子,总共八人,三名太监,五名宫女。

    悉数杖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