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反弹琵琶
    陈佳尚是港都知名导演,李天杰的精武英雄就是他导演的,陈天星和郑老三投资了一点,后来他的几个摄影师跟陈天星也拍过广告,陈天星用起来很手熟。

    “你这是拍广告还是电影?”郑雨瞳好奇问道。

    “你有新歌了?”楚晨雪问道。

    陈天星点点头“就是拍个视频玩玩,有点灵感了,刚才坠落时的有点感觉,...这回咱们做电音”

    众人有点失望,电音啊?

    电音就是电子音乐,使用电子乐器和电子音乐技术实现的音乐,跟乐器吹奏的自然音有区别,一般主流音乐人对之是嫌弃的。

    陈天星看楚晨雪也有点失望就说道“也弄钢琴版的”

    “纯音乐?”楚晨雪问道。

    “还没有想好歌词,我在琢磨一下”陈天星回答道。

    众人歇息一会儿,韦长生接到儿子韦扶风的电话,他也到了;陈天星也接到了叶天海刺史的电话,他们已经开会拟出了基本生态保护线和全民健身运动的草案。

    鹏城速度还真不是盖的。

    陈天星想想不能便宜了本焕大和尚,说请自己客的还让自己随便带人的,就让叶天海过来弘法寺吃斋饭。

    叶天海自然知道弘法寺的斋饭名头,欣然答应,具体事情也懒得电话里说了,放下电话就往这边赶来。

    众人歇息一会儿,等郑雨瞳喘息均匀了,一众人往弘法寺的斋房而去。

    路上遇到韦家大少韦扶风,这个也是米国留学归国的,跟利春的斯坦福商学院的名头差不多,哈弗高材生,长的也是一表人才,世家子弟的修养掩饰着一股傲气。

    对陈天星也很热络,说我也有个表弟了,你就来我的长隆集团,以后咱哥俩在岭南联手打下一片天地。

    结果就挨了彭琴一巴掌,韦长生也笑道“你这个表弟你可请不起,你那座小庙送给他他都不带正眼看的”

    利春也认识韦扶风,过去笑呵呵说道“扶风同学,你的长隆集团现在有几千万的资产了啊?算你一个亿好不好?需要投资么?我现在可傍上了一个大款,随手就给我了我一个亿,不过是美刀哦?”

    韦扶风愣神,想想说道“你有一个亿的美刀?抵押到银行啊?贷个二三十个亿华夏币出来不是问题,我现在就愁资金呢?你来入股好不好?马上我们又有新项目了,航空母舰知道不?华夏第一航母就是长隆的”

    众人皆笑,韦扶风不知所措。

    彭琴叹气道“傻儿子,那艘航母就是十七弄回来的,利春的钱也是十七给的,你早来一天,这钱就是你的了”

    利春跳脚“彭姨,不带这样的啊?什么叫他来早一天钱就是他的了?看他这嘚瑟样,十七能放心把钱给他?”

    陈天星就笑道“利春姐,你钱还没到手,就埋汰我表哥,我这钱说不定一高兴就交给扶风哥了”

    利春眼珠一转就抱住楚晨雪的胳膊,献媚的说道“小雪啊,你这小男朋友可言而无信啊,昨天好声巧意的求我帮忙他管理风险投资基金,这一夜过去就变心了,这样的臭男人咱们可得小心点”

    楚晨雪笑眯眯说道“利春姐,陈天星可还是男孩子,他对你动心了?没动心怎么叫变心呢?”

    陈天星的脚步一跘,差点摔倒,赶紧埋头前行进了斋房。

    众人见识了楚晨雪的口才,均不禁叹道,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陈天星的毒舌都领教我,楚晨雪的牙尖嘴利也不遑多让。

    利春凌乱了,随即叫道“你们小两口子都欺负我啊?小雪,你家十七还收妾室么?以后我给你们铺床叠被”

    楚晨雪也受不了这般露骨之语,赶紧进屋,陈天星倒是回头笑道“你最多能当奶妈”

    众人哄笑,利春的脸皮也是锻炼出来了,愣神一会儿噗嗤一乐,没事人似的进屋。

    陈天星进了斋饭房,就见本焕大和尚带着几个大小和尚坐在椅子上等着,里面摆了好几张木桌竹椅,都不算高,农家家常饭桌那样的。

    “大和尚,准备三桌吧,今天来的人不少”陈天星像进饭店一样吩咐小二。

    本焕大和尚没有表情波动,一个中年大和尚起身去安排了。

    “这是我朋友楚晨雪,楚班长,这是本焕大和尚,祖籍是我们山南道新洲的;你们都随便坐,等一下叶刺史他们”陈天星给楚晨雪介绍大和尚。

    楚晨雪赶紧单掌立于胸前给大和尚行礼,本焕大和尚看看她就笑道“一转眼你这赖皮小子都有女朋友了啊?不用客气,女施主随意点”

    楚晨雪红着脸在边上坐下,陈天星便说道“你们这儿有什么乐器没有?”

    “你准备现在就写啊?我给你录谱”高筱嵩大喜过来献媚说道。

    本焕大和尚皱眉想一下说道“我这儿有把琵琶,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陈天星说没事,先拿来看一看,然后从阿狗背包里拿出几张五线谱,先写上曲名:faded

    “褪色?凋谢?你准备写英文的?”楚晨雪一边看了问道。

    “我认为叫憔悴不堪有意思一些”高筱嵩也是书香门第,对英文不陌生。

    其他人有好奇的有惊喜的,利春她们昨晚就见识过陈天星当场作曲的情景,那是给陈仕龙写的一首兄弟,很热血。

    这才过一晚又有灵感了?这也太多了吧?

    陈天星回答楚晨雪的话“就写英文的,中文咬文嚼字太麻烦了;嗯,我看陈仕龙他们还在不在鹏城,让他也来享用一下斋饭,顺便给老和尚捞点功德钱”

    本焕和尚已经懒得理睬他的风言风语,陈天星打个电话出去,陈仕龙还在鹏城,于向成准备拉他继续去夜总会玩的,听说有弘法寺的斋饭吃,马上说过来。

    陈天星又把在别墅酒店里玩的保罗梅隆给叫来,一个大和尚就拿着一把琵琶进来了。

    琵琶还用一个大木盒装着,陈天星接过打开一看,就笑道“红檀木的啊?还是五弦琵琶?你这是古董了,我看看,嗨,仿制的啊”

    本焕和尚微笑“一个信众送的,你会弹吗?放我这儿也是浪费,送你了”

    “当然会啊,我还会反弹琵琶呢?谢了啊”陈天星推辞的客套话都不说就笑嘻嘻的调试起来。

    “你还会弹琵琶?弹首曲子来听听”彭琴她们就嚷嚷道。

    “别急啊,我先试试音”陈天星竖起琵琶拨弄起来,不一会儿就成曲了。

    “这首曲子好像听过”楚晨雪皱眉思索一下“好像是刚出来的新曲子,叫忆江南是吧?钱塘那边传出来的”

    “对咯,忆江南,我跟你们说啊,这首曲子可就是我送给钱塘马老爷子的,绝对新曲子”陈天星便完整的弹了一遍,众人听得都沉静下来。。

    这首忆江南是陈天星送给钱塘马天云的老爷子的,马老爷子是江南东道曲艺协会的会长。

    琵琶虽是仿制古式,但音质绝对一流,淙淙琵琶音将众人带进小桥流水的江南。